让我再睡一会儿

白昭世界第一美好

今晚月色很美.「白昭」

今晚月色很美.Chapter.02「白昭」
-
第二天清晨,王昭君看着镜子里自己明显的黑眼圈内心纠结了三秒,最后给自己上了淡妆——今天有个非常重要的翻译工作。

打理妥帖自己之后,王昭君瞧着全身镜里面那个穿着黑白套裙,化了淡妆的自己,觉得有些陌生。唇角弯了弯,清淡的笑霎时冲淡了她本身冷清孤高的气场,仿如肉眼可见的一出冰雪消融瞬间春暖花开的盛景。

“这样就差不多了。”王昭君给自己抹上橘红色的口红,收尾,挺满意地合上口红盖。

王昭君到会场的时候,已经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也不为过了——毕竟是国内两家顶级的电竞俱乐部的半决赛。她今天接到的邀约,就是这家名叫Jc俱乐部的——他们有三个来自国外的签约选手,一个韩国人,一个美国人还有一个法国人,需要一个同时懂韩语英语法语的翻译打通选手和粉丝之间的语言屏障。

而王昭君毕业于W大,一所国家超重点大学,学的是语言,目前精通五门外语,生僻的三四个小语种虽不精通倒也能翻译得七七八八,是翻译界炙手可热的新星——当然除了她本身的才华,她翻译世家的出身也是最大的一个亮点,业界可没什么人敢刁难这位王大小姐。种种噱头、业内人士推荐、Jc原本翻译的突发离职以及Jc考虑到的翻译形象等等情况之下,Jc才给王昭君发出邀约,不然Jc这种顶级的俱乐部大概会更加稳妥地选择更有声望的老牌翻译而不会是王昭君这种新锐翻译。

“你好,王小姐。”负责接待她的是一位文质彬彬的先生,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似乎是天然卷,温润儒雅的气质让人感觉他更应该在学校、图书馆一类的地方。

“你好,张先生。”王昭君之前在Jc的安排都是这位先生负责的,不过如今才见面。她记得之前他给过一张名片——他叫张良,Jc的公关负责人,具体是做什么的,王昭君觉得应该和娱乐圈的艺人的经纪人一个性质吧。

“我们今天的安排不复杂,赛程结束之后的采访按照您以往那样处理就好。您以前的现场翻译直播录像我们高层都看过,表示认可。”张良带着王昭君进了后台一间装修雅致的休息室,和她面对面坐着,不急不躁地说给她听。

“嗯,有劳了。”王昭君不太擅长侃侃而谈,所以注定了不能像家里的兄长父亲那样成为出色的外交官,但是出色的语言学天赋让她在翻译方面有出乎意料的灵性——曾经有位泰斗级的老牌翻译家读过王昭君翻译的一部经典日文作品,感叹再没有人像王昭君这般把这部经典翻译得如此有神韵,单是意境就像是让它活了过来。

“另外王小姐,我们高层有意向聘请您成为队伍的固定翻译——当然,高层的意思是通过这次活动看您是否达标。不知道您有没有这个兴趣。”

听到张良这段话,饶是王昭君也免不了愣了一下,那双湛蓝的眼睛微微地波动了一下。Jc的橄榄枝?说起来自己能拿到这次的机会也是因为Jc原本翻译的突然离职,而Jc的候补两位翻译不会法语,毕竟这是Jc第一次和法籍选手签约,匆忙之下来不及做好更完备的准备。阴差阳错之下,才被自己钻了空子,不然凭自己的声望,这种级别的,最少都还要磨砺个三五年。

她大脑难得短路了若干秒,不动声色地弯了弯唇角,露出一个清淡的笑,应承了下来。

“张先生,能被Jc看中是我的荣幸。”

张良瞧着眼前这个不过二十四岁出头的后辈,眼里罕见地浮起些赞许,在这个岁数有这样沉稳的性子,不骄不躁,懂礼谦逊,甚至在被告知这个可以说是天下掉馅饼的消息的时候都没有失态,反而淡定自若,很不错。刘邦这个不靠谱的二流子在看人方面还是很准的。

远方奶孩子的刘邦觉得鼻子痒痒的……谁在背后说我坏话!

——
王昭君全程看完了Jc对抗Qu的这场半决赛,Jc以三比二的分数险胜Qu,挺进总决赛。

王昭君是打心底里为Jc高兴的,Jc是Z市本地的队伍,王昭君在开始接触这款5v5竞技游戏的时候就有关注职业赛了,其中Jc是她一直坚持支持的——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她是会关注电竞的人。

“嗨!昭君姐姐!”很元气的少年音远远地就响起来了,染着红头发的少年一瞥见王昭君结束了翻译工作,回到后台的时候就嗖地一下冲过来了,“好久不见啊!”

王昭君哭笑不得地揉了揉挂在自己身上的百里玄策的头,伸手掐了掐他柔嫩的脸蛋,“多大人了?还跟小奶狗一样缠着我。不怕你队友笑话你吗?”

是了,百里玄策是王昭君的表弟,他还有个哥哥是王昭君的表哥——百里守约。百里玄策今年刚十六,因为喜欢打这个游戏并且技术非常刁钻,闹着进了Jc的青训营,不过一年就成了Jc的主力,可见他天赋是真的厉害极了。相反的,皮上天的百里玄策有个温和的哥哥——百里守约。这一点经常让王昭君觉得他们别是假兄弟吧……?

“嘿嘿嘿,我才不怕!大不了下次训练嘲笑过我的,和我一队我就死活不去他那路gank,在我敌对的,就死命地一直去gank他!”百里玄策美滋滋地说,昭君姐姐多好啊,除了哥哥就没有比昭君姐姐更纵着他的了!而且哥哥有的时候还为了那个叫……铠的新男朋友逼着自己吃青菜,不给肉!哼!

“你呀。”王昭君稀罕地笑得眉眼弯弯,温柔得不像话,弯成月牙的眼眸几乎勾得人心匍匐在地。

李白刚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王昭君,免不得有些晃神。沉默了片刻,还是咳嗽了一声,提醒一下那俩表姐弟。

“白哥!”百里玄策一个激灵,立马站得笔直笔直的。我擦,白哥怎么来了,我这该不会又惹毛他了吧?

“比赛结束了,还不去和他们庆功?让人等太久可不好。”李白似笑非笑地从衣兜里掏出几枚彩色的糖果,示意百里玄策挑一个。

百里玄策惊了,怕了,怂了……老大拿出糖就意味着自己挑一个惩罚啊……最后怂不拉几地挑了一颗红色的草莓味——意味着手速测试加倍。

“乖,去吧。”李白瞅着百里玄策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心情一下子就变得晴朗起来了——终于只有自己和皓月呆在一起了!

王昭君眨巴着眼睛,理了理自己的思路——这样看,李白是玄策的教练?可是李白学的不是市场与管理,然后兼修金融投资吗?怎么又和电竞扯上关系了?

侧了侧头,王昭君和李白视线刚好对上的那一刻,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今晚月色很美.「白昭」

今晚月色很美.Chapter.01「白昭」
-
终于决定写白昭了……纠结。
大概就是李白的追妻旅程,…。全程撒糖,没有刀,任性。
关键词:青梅竹马,双向暗恋,童养媳,电竞的远古传说,非卿不可
主角:李白|王昭君
配角:刘邦,韩信,张良,露娜,孙悟空等等等可能出场的英雄。
-
知道什么叫破镜重圆吗?眼前这就是了。
王昭君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嘴角挂着漫不经心的笑、一边递过来身份证的家伙,恍惚中好像时光倒流,一下子又回到自己小时候,那个时候的李白总是用这样的笑脸递过一把糖来哄着自己。
李白看着这个迟钝的姑娘,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这么多年过去了,小丫头怎么还是呆呆傻傻的?伸手弹了一下她白生生的额头,说话了,“回神了,傻姑娘。给我开个机子。”
王昭君咽下嘴里一骨碌的话,也来不及计较自己被弹得有些红的额头,动作麻利地给李白开了台机——她今天被发小刘邦拜托看网吧,因为刘邦的老婆今晚生产了。
李白的颜值很高,爆表的那种,王昭君以前日日见着的时候倒也没觉得多好看,几年不见,突然见着了,被惊艳得觉得恍如天上人。这才知道以前那帮小姐妹为什么都是他迷妹。
“皓月,你再这样看着我,我会害羞的。”李白唇角微微上扬,侧头看了一眼盯着他发呆的小姑娘。嘴里咀嚼着“皓月”这个昵称,心情有些飞扬,这是独属于他的专称。
“哦。”王昭君很乖巧地移开了自己的目光,但是没一会儿,又忍不住去看他。
“皓月。”李白被这几乎化作实质的目光逼得难受,以前怎么不觉得她能给自己这么大压力呢?
“嗯?”王昭君疑惑地扭了扭头,递给他一个疑惑的眼神。
“……”
好吧好吧,李白还是败在她这副迷糊无辜的模样下了。

等到网吧关门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李白陪着王昭君呆在一家麦当劳里吃东西,店里暖洋洋的,昏黄的灯光下很容易让人放松,而且这个点客人非常少,可以说非常适合叙旧了。
“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李白之所以能找到这儿,还是特意问的刘邦,一回国,家都没回就直接找过来了。毕竟离开了这么久……而且,走的时候仓促得什么都没有交代。
王昭君咬着吸管,要喝不喝的模样——这个一纠结就下意识咬东西的小习惯倒是一点没变,李白看着暖光下的她,生出了一种不管多少年,还是只有她等着自己的感觉。
“你想告诉我的时候,我该知道的都会知道的。”王昭君扬起小脸,很少见的笑像是一朵在冬季盛开的花,稀罕而绝艳。
“我……”李白看着那张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雕琢得愈加灵秀的脸,甚至敏感地察觉昭君的眼睫毛又长长了、暖光下的照出来的绒绒细毛真可爱啊等等等。要不是对上王昭君那双寒星般清冷的眼,差点头一昏就直接把那句话说出来了。
“?”王昭君咬着薯条,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李白欲言又止的样子。有点儿像不谙世事、天真无邪的小奶猫。
“我很想你。”李白舌尖硬生生打了个转,把话头转了过去。不行,不能着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吓到她。慢慢来吧,小姑娘本来就比较温吞,一刺激,指不定就躲我躲得远远的了。
“哦。”王昭君点了点头,表示我知道了。
气氛突然就冷凝下来,好像有什么不太对。

李白:……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

——
躺在床上,王昭君回刘邦的报喜微信“记得请我吃饭。”,然后关了主灯打算睡觉。然而事实是她盯着床头小夜灯,没有丝毫的睡意。
李白啊李白,你怎么又回来了。想到那个人,王昭君心情复杂,这个承载了自己所有的童年和青春期的人,总的来说的的确确是难以磨灭的。
脑子里很冷静地回播着还记得的往事,少女时期,初次为一个人心悸的感觉,好像又一点一点地回来了。但是,他的不辞而别却一直都是横在王昭君心里的一根刺,难受。
“啊……烦人。”王昭君一翻身,习惯性地卷着被子把自己卷成一个茧,把脸埋在枕头下面,有些烦躁地揪了揪头发。
那种不受控的感觉又回来了……啧。
“叮。”正当她烦着的时候,手机又来了短信……

“晚安,早点睡。希望你梦里有我。   —— 李白”

真的是,无孔不入啊……李白哥哥。

*狗灯
*短小,瞎写,没改过的草稿
*亲吻饥渴症
*大概会有后续?
*爱吃吃,不吃别ky
-
大天狗觉得自己一定是有病,不然怎么总是看着看着青行灯,就想凑上去一亲芳泽。这可不像自己——尽管已经和青行灯确定关系了,但是以前也没这样啊。该不会是被传染了吧?这个寮里的荷尔蒙最近可是很不稳定地在持续扩散——是的,不管是甜丝丝的男女妖卿卿我我,还是gay里gay气的男男妖黏黏腻腻。

“真是疯了。”

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引得对面坐在灯杖上的青行灯看了过来……噢,差点忘了,还在打八岐大蛇。

“怎么了?”青行灯向来冷清的面容上多了几分嘲笑,甚至青色的唇也弯成略带挑衅的弧度,“平安京的大妖怪大天狗大人今儿真是让人不得不质疑你的实力呢。”

噢,忘了说了,青行灯这个妖,看着清冷出尘、正儿八经的,实际上,嘴巴很毒——唔,可能跟她听了很多的怪谈有一定关系?

看着青行灯凑过来的脸,像是被那晃眼的笑蛊惑了一样,忽然有些恍惚起来。大天狗眼底酝酿的暗沉让青行灯有扑面而来的危机感,下一秒,还没反应过来,大天狗扔下一个羽刃风暴就揽着青行灯的腰飞走了。

……

“你干什么?”青行灯不解地凑过去看他,这个高冷的家伙可从来不会这样。

“你……唔……”青行灯正想开口说话,就被这个家伙圈在怀里被迫迎着他的索吻。青行灯一脸呆滞,这家伙怎么了?

潮湿的吻从青行灯青色的唇上移开,连续不断地落在她白皙的脖颈锁骨等等地方,像是在宣誓领土主权一样,留下刻印。

终归还是顾忌着恋人的情绪,大天狗克制着自己对青行灯狂热的恋慕,停下了自己有些过分的举动,抱紧了她,低头窝在她颈窝里,有些闷闷地开口解释,

“我也不清楚,就是想亲亲你。不能亲到的话,会很烦躁……”

……

去你的大天狗,这算个什么理由?!

*狗灯小甜饼
*源一分钟语音梗
*爱吃吃,不吃别ky谢谢
-
大天狗和青行灯在一起的事情出乎很多人的预料——嘛,谁能想到这两个看起来都性冷淡、对情爱没概念的家伙会走到一起?

“嗳,你现在在哪儿?”刚睡醒的青行灯声音比起平时的清冷多了几分娇气和慵懒,就像是一只高傲的猫儿在饲主面前不自觉地放松警惕。

电话另一头的大天狗呼吸一窒,好像能够看到刚起床的青行灯一脸不耐地披散着长发,一边把堪堪遮住臀部的长T恤往下拉,一边给自己打电话的模样——精致冷清、矜贵挑剔还带着只在自己面前才有小娇气的女孩。

“我在巴黎。”优雅的男音通过电流传递过来,穿过青行灯的耳膜——突然感觉耳朵有些发烫呢,好像他就在身边。

“怎么了?开始想我了?”声音里染上一层愉悦的笑,能够想象得到电话另一头的小猫儿这个时候应该差不多恼羞成怒地炸毛了。

“是啊,想你了。”意外的,青行灯这次很坦率地承认了,说起来,第一次这样直白地说自己想他了……粉色蔓延上来,侵蚀着原本白得有些不自然的皮肤,显得活泼了很多。

“阿灯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坦诚得可爱啊……”喉结微微动了动,叹息着说道。小女人的想念像是一壶营养液,把原本刚刚破土而出的感情幼芽诱导着成长了,穿破最后的那层屏障,深深地扎根在最里边儿的柔软的心脏里。

我也想你了。

“我先挂了,一会儿给你发语音。”对面的青行灯率先受不了这种奇怪的氛围,落荒而逃。

“好。”弯弯的眉眼里,是可以溺死人的宠。

……

然后,大天狗先生收到了长达一分钟的语音——前面的五十八秒钟都是空白的,最后的两秒,他听到自己心心念念的恋人娇娇怯怯地给他留了一句“我爱你”。

真是可爱。唇角弯了弯,回拨一个电话。

青行灯刚接起电话的那一瞬间,就听到大天狗那一句宠溺温柔到了极点的“我也爱你,小傻瓜”。

那就,永远别抛弃彼此。

永远在一起吧。

———————————————
皮皮虾我们走,这对太甜了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