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emis

#双羊|bg|待归.壹


宋无暇第一次见到顾蒹葭的时候才七岁,他的师尊冒着大雪把怀里才两岁的顾小团子送上纯阳宫,然后告诉宋无暇,这是你小师妹。

真可爱啊。宋无暇看着那个闭着眼,安安静静吮吸着自己手指的小女娃娃,不自觉地想。身体比头脑更快一步做出了动作——伸手戳了戳还在襁褓里的小师妹肉嘟嘟的脸颊。未曾想到她这个时候睁了眼,乌溜溜的眼睛让宋无暇联想到了上次下山去城里看到的那种黑色的糖葫芦,不过从自己之前学到的什么面相之术的皮毛,倒是觉得小师妹灵气十足,干净极了。小团子眨巴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突然却咯咯地笑了,当真叫人软到心坎里去了。

“师尊,小师妹叫什么?”宋无暇又戳了戳小团子的脸颊,转头问自家师尊。

“顾蒹葭,乳名葭葭。”道人喝了口热茶,回了自己早慧懂事的弟子。

“嘿嘿嘿,小师妹真讨人喜欢,师尊你可算是有眼光一回了。”宋无暇小心翼翼地抱起小奶娃,想给她喂点刚煮好的米糊糊,却没想到一股子热热的液体把自己浅色的道袍胸前那块浸染成了深色。

低头看了看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的顾蒹葭,宋无暇突然就生出了难以言喻的无力感,而且他有很强烈的预感,自己指不定要一直给这个看起来乖乖的小师妹收拾烂摊子了……

有道是,山中无甲子,仿佛过去的五年不过眨眼的事。宋无暇端坐在书案前,腰杆挺得笔直,规规矩矩地抄写着师尊布置下来的任务,一笔一划里边透着一股子尚且稚嫩但是也可一窥的风骨。认真专注的宋无暇没有注意到一个小心翼翼靠近的顾蒹葭,不过七岁的顾蒹葭看起来倒是比旁的同龄人小了不少,似乎刚五岁的模样。

“师兄…”娇娇软软的小奶音糯糯的,让人联想到那些小巧精致又软糯清甜的奶糕。只是顾蒹葭那双不安分的眼睛和略带心虚讨好的小模样,一下子就让宋无暇猜到肯定她又惹出什么岔子了。

宋无暇难得地想让她吃点苦头,就是当做没听到,依旧自己写自己的功课,一个眼神都吝啬给自己往日里最疼爱的师妹。每次都是这样找我收拾烂摊子,这次就让她吃吃苦头。

“唔、师…师兄……”顾蒹葭拽着宋无暇的一只袖子,也没见宋无暇搭理她,心里委屈得没边了,那双极有灵气的眼睛一下子就盈满了亮晶晶的眼泪,要哭不哭、似乎被师兄狠心抛弃的小模样真像是可怜巴巴的小猫咪。软糯的小奶音也带上了一层哭腔,实在是让人心疼。

唉,到底还是个七岁的小娃娃……宋无暇不用看都知道顾蒹葭现在是什么模样。终究还是不忍心,只好叹了口气,看了她一眼。

“又怎么了?”下意识地放轻了语气,给她擦眼泪的动作倒是娴熟。宋无暇见她不说话,倒也没干等着,绕到顾蒹葭身后盘坐下来,然后解开了她乱糟糟的双髻,拿起自己书案上常备着的木梳给她梳起头发来。

“你不说,那我便猜上一猜。”把顾蒹葭并不算长的头发理顺,然后手法娴熟地给她绾了个女童发髻,顺便串上前几日师尊下山带回来的蓝白色坠铃铛发绳。把顾蒹葭打理得清清爽爽后才接着开口,“是不是又和旁的那几个小子闹矛盾了?”

宋无暇可清楚得很,因为家室不明,葭葭可没少被些个没脑子地针对嚼舌根。瞧着葭葭这副样子,估计是没吃亏,应当是揍回去了。

“师、师兄……”顾蒹葭心里藏不住事,想着反正师兄都猜出来了,还是全说了吧,反正自己也占理。

“嗯,说。”宋无暇虽然也就十二岁,但因为有个不太着调关键时候还靠得住的师尊,倒是显得超乎年龄的稳重成熟,极为可靠的模样。

“他们扯我头发……把我头皮扯得老疼了。”顾蒹葭撇了撇嘴,很是不屑和老大高兴的样子,尤其是,那可是师兄给我梳的头!气死我了!

“然后你就和他们打了一架?”宋无暇瞧着小丫头小脸上气不过的表情,感觉自己像在安抚一只炸毛的小猫咪。

听出来师兄语气里没有生气和要教训自己的味道,顾蒹葭扬起顾蒹葭氏专属狗腿灿烂微笑,抱住宋无暇的胳膊不撒手。一边晃来晃去,一边撒娇道,“是啊,我可厉害了!他们都输了!”

听得出来小妮子语气里的得意洋洋,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弹了一下她的额头,点评道,“再厉害不也还是要师兄善后?”顿了顿,宋无暇看似漫不经心地补充了一句,“葭葭往后可记得了,女孩子要用女孩子的方法不动声色地还击,让那等宵小闷声吃了大亏还不占理,有冤无处诉,这才是厉害。”

顾蒹葭眨了眨眼,咿,师兄这是在教自己怎么不动声色地把坏事做好吗?师兄,你一脸正直、正气凛然地教我这样真的好?不过想了想,师兄这样才像师兄的作风啊,看着清风朗月,实际上心脏得很……

“葭葭记得了。多谢师兄指点。”顾蒹葭退了一步,一本正经地朝着宋无暇行了个道礼,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心情极好的样子。

“去把师尊昨日布置的任务完成了。置于你犯下的事儿,我自会和师尊商量,定不会叫旁人欺负了你去。”

“啊……又要抄书……”顾蒹葭一听,苦了一张脸。

“乖。”

……

宋无暇二十岁及冠的时候,师尊给了他“莫道”这个字,“无言”这个道号。这一年,没什么特殊的,要说唯一特别到能让宋无暇一直记下去的事情,大概就是师妹下山去了——就在自己及冠礼成之后,甚至连道别都没有。

葭葭,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

宋无暇盯着自己手中捻住的那支步摇,难得地有些出神。

就在,那件事之后……

*狗灯
*短小,瞎写,没改过的草稿
*亲吻饥渴症
*大概会有后续?
*爱吃吃,不吃别ky
-
大天狗觉得自己一定是有病,不然怎么总是看着看着青行灯,就想凑上去一亲芳泽。这可不像自己——尽管已经和青行灯确定关系了,但是以前也没这样啊。该不会是被传染了吧?这个寮里的荷尔蒙最近可是很不稳定地在持续扩散——是的,不管是甜丝丝的男女妖卿卿我我,还是gay里gay气的男男妖黏黏腻腻。

“真是疯了。”

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引得对面坐在灯杖上的青行灯看了过来……噢,差点忘了,还在打八岐大蛇。

“怎么了?”青行灯向来冷清的面容上多了几分嘲笑,甚至青色的唇也弯成略带挑衅的弧度,“平安京的大妖怪大天狗大人今儿真是让人不得不质疑你的实力呢。”

噢,忘了说了,青行灯这个妖,看着清冷出尘、正儿八经的,实际上,嘴巴很毒——唔,可能跟她听了很多的怪谈有一定关系?

看着青行灯凑过来的脸,像是被那晃眼的笑蛊惑了一样,忽然有些恍惚起来。大天狗眼底酝酿的暗沉让青行灯有扑面而来的危机感,下一秒,还没反应过来,大天狗扔下一个羽刃风暴就揽着青行灯的腰飞走了。

……

“你干什么?”青行灯不解地凑过去看他,这个高冷的家伙可从来不会这样。

“你……唔……”青行灯正想开口说话,就被这个家伙圈在怀里被迫迎着他的索吻。青行灯一脸呆滞,这家伙怎么了?

潮湿的吻从青行灯青色的唇上移开,连续不断地落在她白皙的脖颈锁骨等等地方,像是在宣誓领土主权一样,留下刻印。

终归还是顾忌着恋人的情绪,大天狗克制着自己对青行灯狂热的恋慕,停下了自己有些过分的举动,抱紧了她,低头窝在她颈窝里,有些闷闷地开口解释,

“我也不清楚,就是想亲亲你。不能亲到的话,会很烦躁……”

……

去你的大天狗,这算个什么理由?!

*狗灯小甜饼
*源一分钟语音梗
*爱吃吃,不吃别ky谢谢
-
大天狗和青行灯在一起的事情出乎很多人的预料——嘛,谁能想到这两个看起来都性冷淡、对情爱没概念的家伙会走到一起?

“嗳,你现在在哪儿?”刚睡醒的青行灯声音比起平时的清冷多了几分娇气和慵懒,就像是一只高傲的猫儿在饲主面前不自觉地放松警惕。

电话另一头的大天狗呼吸一窒,好像能够看到刚起床的青行灯一脸不耐地披散着长发,一边把堪堪遮住臀部的长T恤往下拉,一边给自己打电话的模样——精致冷清、矜贵挑剔还带着只在自己面前才有小娇气的女孩。

“我在巴黎。”优雅的男音通过电流传递过来,穿过青行灯的耳膜——突然感觉耳朵有些发烫呢,好像他就在身边。

“怎么了?开始想我了?”声音里染上一层愉悦的笑,能够想象得到电话另一头的小猫儿这个时候应该差不多恼羞成怒地炸毛了。

“是啊,想你了。”意外的,青行灯这次很坦率地承认了,说起来,第一次这样直白地说自己想他了……粉色蔓延上来,侵蚀着原本白得有些不自然的皮肤,显得活泼了很多。

“阿灯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坦诚得可爱啊……”喉结微微动了动,叹息着说道。小女人的想念像是一壶营养液,把原本刚刚破土而出的感情幼芽诱导着成长了,穿破最后的那层屏障,深深地扎根在最里边儿的柔软的心脏里。

我也想你了。

“我先挂了,一会儿给你发语音。”对面的青行灯率先受不了这种奇怪的氛围,落荒而逃。

“好。”弯弯的眉眼里,是可以溺死人的宠。

……

然后,大天狗先生收到了长达一分钟的语音——前面的五十八秒钟都是空白的,最后的两秒,他听到自己心心念念的恋人娇娇怯怯地给他留了一句“我爱你”。

真是可爱。唇角弯了弯,回拨一个电话。

青行灯刚接起电话的那一瞬间,就听到大天狗那一句宠溺温柔到了极点的“我也爱你,小傻瓜”。

那就,永远别抛弃彼此。

永远在一起吧。

———————————————
皮皮虾我们走,这对太甜了啊啊啊啊啊啊